Theme NexT works best with JavaScript enabled

你表演正能量时除了666能不能学着体面些

文 | 李承鹏

听说湖北开始对作家进行“正能量写作”培训了,估计就是“理直气壮要求世界欠中国一个感谢”笔风速成班,又听说新加坡籍华裔爱国作家六六也要去武汉采写正能量抗疫剧,发表了满满正能量的出征宣言《我的责任》,要以赤子之心完成国家任务。

完成国家任务是一件荣耀的事,我唯一的疑问是:一个新加坡人怀揣哪个国的赤子之心,如果是中国,移民新加坡就有点浪费往返机票了。我看了八部半的留言,瓜众脑海里纷纷浮现未来的剧情:老公被堵城外,婆婆翻天,老婆发现他的小三呈阳性,但作为医生的她义不容辞照顾她;或者老公老婆争去前线,抽签决定谁留下来陪伴刚出生的婴儿,志愿者偷偷去疫区,被老婆以为是找小三……狗血里藏着正能量,正能量里狗血贲张,相当于动漫里飞驰的布路托。

瞧,这些多难兴邦多演穿帮的演员们。我认为“正能量写作”跟遍布祖国各大机场口沫四溅的成功学教程没什么区别,是同款鸡贼套路。

其实武汉市民喊“假的,全是假的”才是正能量,至少这滚钉板的古风有助于解决点实际问题;但当着领导的面摆出了豪气造型大吼“没困难”,扭头却去弄虚做假,这就是负能量,相当于肥皂剧里淮河决堤时的和绅。

大家知道,武汉疫情提炼成一句话故事就是:因为瞒报拖延,导致惨烈无比的死亡和举国困境。武汉人民挺正能量的,他们并没有上街,也没有出现120年前刘同那种一不小心就把烟头扔进桶里的家伙,他们只是默默地在家里躺着,默默地数着口罩和食物,默默地送走亲人,默默地相信D和ZF,顶多打开手电吹响口哨纪念那个医生……与此对标的画面是,孕妇因无法收治一尸两命,女孩追着殡仪车哭喊“妈妈,别扔下我”,老人在求助病床的微博下留言:我老伴刚走,腾出一个床位,希望能帮到你……还有全家灭门。

这样的情形下,他们中还有人在义务送菜,义务接人,以及义务送药却被举报收到犯罪嫌疑通知书。相信我,我去过50多个国家和地区,从没见过这么听话的人民,想想因口罩不到位躬身道歉的文在寅,想想动辄招呼几百个牛仔和州警持木仓对搞的内华达州刁民,至少得仰望星空长叹一声吧,“乡亲们,我来晚了,感谢你们啊”。

但新加坡籍爱国编剧六六还嫌中国民众不够正能量,还得加强教育。她在出征宣言里指出:大概全世界也就中国GCD是真正把救灾当成国家任务,武汉的百姓在总L视察时喊“假的”,我知道他们有委屈,可我也想不好意思的补一句,我婆婆84岁寡居,因为我们回不去,这一个月内已经接到五次居委会免费送菜到家,这是真的。

戏过了,就容易跟不准节奏,上面已开始英明地感谢人民了,你这还在乱补刀。有个很好玩的公号“张江名媛”说:拜托问一句你婆婆住在哪个小区啊,一个月免费送了五次,您到武汉后先别急着写剧本,先给居委会送一面锦旗,感谢居委会在人命关天时还对一位84岁的老人不离不弃,送完再顺带把它写到剧本里,这么感人的故事太值得被广大人民群众看到了,要不然都被那些喊“假的”“高价菜”的少数业主给蒙蔽了。

其实我已不反对正能量写法了,但是拜托你666鸡血状态时学会体面些。我尝试分析过这种写作思路:如果没有官员瞒报,就不会有疫情,如果没有疫情,就不会S这么多人,如果不S这么多人,就不会来领导视察,没有领导关心,哪有四万逆行的医护人员和举国支援口罩白菜,如果没有上述,你们还能活着吗?这思路汶川地震时也出现过:灾害无情人有情(天哪,这句六六居然又用上了),如果没有豆腐渣工程,孩子们不会压S,孩子们压S了,领导就会重视,一重视就修了可防十级地震的新校舍,比起以前可是好多了,纵是做鬼也风流。

当初篁上们都喜欢下最己诏,浑不吝的顺治都下了十四条,其中一条竟然是厚葬深爱的董鄂妃时花费太多,得向全国臣民道歉。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啊,为什么,他觉得贵为篁地也得讲究点体面,瞧人家这演技。

其实体面也是一种正能量表演方法,可是六六不走心,她说曾两拒别人邀她写武汉的剧本,她说“我不喜欢吃人血馒头”,但第三次她马上就去了,改变她想法的原因是“黄皮肤的每一个普通人”,她觉得国外治疗太佛系,还是中国强悍,她建议中国加强征信制度,利用手机数据对民众进行惩治,她觉得中国法律还不够严苛。一个新加坡人如此操心中国法律的纰漏,生怕被低素质民众钻了空子,这么正能量,正是《外国人永居条例》的首例试剂适用者啊,生逢其时。

不知什么时候开始,只要你假装爱国,不体面也代表一种正能量,越不体面越正能量,比如孙杨砸坏验血瓶,还特别不专业地误导公众质疑验血小组身份并公布身份证号;比如“感谢你,冠状君”;比如臭名昭著的青年大院讽刺澳洲大火;比如说新冠病毒源于美国流感……也不用脑子想想流感是去年九月的事,以病毒的强传染和美国的疏于防范,这国家到现在还不S一半了。

为了给国家争点面子,不惜让国家没了面子,这写法跟当初义和团姨妈巾打法是一样的,这脑回路里都隐藏着一把U型锁,相信我,这些正能量不是有多么爱国,他们只是为了赚钱,顺便让自己处于安全而荣耀的地位,属于新东方烹饪学校表演系的。可惜没有袁项城下令:来,对着大师兄的胸口打一排子弹过去,死了,就是假大师兄。

看了一种说法叫韭精,这里面有很多90后,他们除了在饭圈荣耀地秀弱智,就是仇视外人,正好看到“半城会”里一个回忆,梁启超说,天下最伤心的事,莫过于看见一群好青年,一步步往坏路上走。

青年并不知道这是坏路,他们边走帮着数钱,这比走坏路还让人悲伤。我们都是成年人了,希望作家培训班和新加坡籍华裔爱国编剧六六进行正能量教育时,悄悄回忆一下自己有没有孩子移民了,可以演,别演得那么张牙舞爪,对青年们下手时尽量体面些,毕竟,把涉世未深的青年们往坑里拖得太深是不道德的,别让他们以为全部的世界只存在于桔隅网里这点蜗居。

最后建议,六六的剧本除了小三从良义奔方舱这些正能量桥段,尽可能涉及一下方方曾提到的一查到底。同为作家,提醒一句,别写战狼式的《我的责任》,你最大的责任就是拿了甲方(此处指纳税人)的钱,能不能把活干体面些。

Bitcoin:1MQ3DJHnEdkP9scCiA1pGXTe9wyBmDtrvv
yeahwu 比特币

比特币